• Cams2
  • Cal
  • Training
  • Five
  • Arne-04
  • Jens-02
  • Jim-banner
  • 2015
  • Shine-scrum-01
  • Jens-heart-of-scrum
ScrumMaster 可不是项目经理
  • 你是第一位认证的ScrumMaster。在当时我相信只有很少的人知道Scrum。是什么让你决定要把Scrum作为你的事业?
  • 我并不是第一位认证ScrumMaster,这是个误会。但是我却是第一批被认证的Scrum训练师。当我还是Scrum Master时参与的第一个Scrum项目是在丹麦,我当时被团队成员的快乐和高效而震惊了,因为他们可以自己选择构建产品的方法。商业决定的是“做什么”,而团队决定“怎么做”。这样的所有权让团队能够构建出一个让他们自豪的高质量产品。我被这样的场面惊呆了,我想,我应该想不出更好的构建软件的方法了。
  • Jeff Sutherland曾说过Scrum来自东方文化和哲学,你在中国或日本教学的时候找到过这种说法的见证吗?
  • 对Scrum最大的影响来自一篇发表在《哈佛商业评论》的论文,作者是两位日本教授,野中和竹内。这篇文章叫做“崭新的新产品开发游戏”。这篇论文解释了为什么用迭代的方式工作如此重要,以及让团队在“如何构建”产品上有决定权是必不可少的。这篇论文可以在这里下载:http://hbr.org/product/new-new-product-development-game/an/86116-PDF-ENG
  • 中国开发者的最大特点是什么?其他国家的开发者呢?
  • 中国开发者们工作很勤奋,而且有把工作做好的欲望。但是他们却被一个“经理至上”的文化所压抑。令人欣慰的是这一点也随着更多外国企业把Scrum文化带入到中国IT部门而逐渐改变。如果调查北欧单位人口中Scrum Master的数量,你会发现这个数字远远高于其他国家。
  • 你是如何根据不同国家文化来调整你的教学方法的?
  • 你一直都需要尊重文化,并理解各种文化间的差异。之前说过,我们的目的是让团队中的开发者们负起责任,并且对他们的工作感到自豪。在我满世界跑的时候,我教学,同时也咨询,我会尽量找到本地的合作者,让他们帮我理解当地的文化。当我在中国工作的时候,我很高兴能和ShineScrum合作,他们的公司ShineTech是我见过的最敏捷的公司之一。我的夫人是中国人,我们在中国南方有一栋房子,这在了解中国文化的方面帮助了我。所以可以说我越来越了解中国文化了。
  • 敏捷强调的是人,以及对于环境和团队的要求,这很容易让人想到宗教团体。而宗教有时候会包含“盲从”这样的负面含义。你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吗?你认为对于Scrum或敏捷最大的误会是什么?
  • 我并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。Scrum并非一种信仰,而是一个认知:构建软件是很难的事,其主要原因在于它变化多端,而且很难预测工程的耗时。我所遇到的对于Scrum的最大误解是有人认为Scrum Master是另外一种项目经理。这是错的,但是我总是不停地看到有团队成员认为ScrumMaster是领导,应该由他来告诉大家来“如何完成”。我们主要的阻碍就是Scrum Master所做的事几乎总是被严重地低估了。
  • 你在教学过程中加入其他的方法吗,比如XP、精益,或者看板?
  • Scrum是一个框架,有很多其他的方法可以支持这个框架,但是并不属于Scrum。这些方法包括XP、模式、精益、看板等等,有时你可以使用一部分,有时候可以使用全部。但是一定要记住一点,Scrum是所有这些方法的支柱。
  • 你怎么看待敏捷实践中的派别之分?你觉得它们之间有冲突吗?这些差异从何而来?
  • 我不认为它们之间有冲突,它们都来自敏捷宣言以及原则。这是一个价值体系,撰写宣言的人们选择了敏捷这个词,所以随后他们也就有权利决定什么是敏捷,什么不是敏捷。一直都不断有补充Scrum的新方法涌现出来,比如scrumstudy.com。但是正如敏捷宣言所描述的敏捷, ScrumGuide定义了Scrum。
本转载征得图灵社区许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