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Scrum@scale-2
  • A-csm
  • Shine-scrum-02
  • Arne
  • Jim-banner
  • Cams2
  • Cal
  • Inner-training
  • Growth-process
  • Jens-heart-of-scrum
【全程回放】敏捷“蘑菇”引发的敏捷领导力讨论

击查看文章上篇

下  篇


下面,我说说敏捷蘑菇。

 

开始的时候,我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提到,我去年搬家去瑞典。9月份的瑞典,有很多很多的蘑菇,大家都会在周末的时候出去摘蘑菇。瑞典人小时候就开始上课,知道哪种蘑菇叫什么,哪种有毒,哪种好吃等等。无论我在加拿大还是在中国的生活经历,都没有让我有机会对蘑菇有更深一层的理解:蘑菇就是蘑菇。

对于我来说,蘑菇遍地都是,我就是不知道哪种蘑菇是可以吃的,哪种是有毒的,以至于是剧毒的。尤其有些蘑菇是看起来极其漂亮,但是,其实剧毒。

 

去摘了2次蘑菇之后,正好一家北欧银行找我,最开始他们让我帮忙上课,自己认为理论知识欠缺。上了一堂课后,我就发现他们公司的转型策略有问题。于是和他们的CFO和CIO开了个会。正好他们有从董事会的action item,也在考虑怎么改善目前状况的问题。他们开始描述他们的痛处,他们有些不知如何描述,于是我给他们讲了我识辨蘑菇的痛处。

 

我给他们分享了我的摘蘑菇的经历,并且总结为敏捷蘑菇- 没有转型策略的情况下,整个公司,无论大小,都是各种各样的尝试(就和那些遍地都是的蘑菇一样)。领导们的痛苦是:看了那么多的蘑菇,不知道哪种蘑菇是好蘑菇,是值得推广的,哪种蘑菇是剧毒,是要离开铲除的。钱在花,蘑菇在长,大大小小都是蘑菇。

 

长话短说,他们立刻说,yes, yes, that’s exactly our problem. 是的,是的,这正是我们的问题所在。

 

撇开敏捷领导力,首先,领导们需要知道敏捷到底是啥东西,能帮他们干啥,并且有能力辨别那些行为是对敏捷推广,公司进步有利的,那些不是。也就是要有辨别蘑菇的能力。

 

这个敏捷蘑菇的说法在这个客户这边很受用,他们的领导们纷纷参加了基础课程,在我让他们分享来上课目的的时候,他们都开玩笑说,来学习认蘑菇来了。

 

我也尝试在其他客户那里用这个说法,让好些经理人意识到,除了把我请过去做教练,他们自己的认蘑菇能力是一个他们需要通过的最基本能力测试。

 

再次,从敏捷蘑菇可以升级到如何可以让更多好蘑菇持续成长的问题,谈到敏捷领导力到底是啥,对他们个人层次的意义,谈到如何在公司中转型,从转型策略,到持续自身的调节能力的问题。

 

那我们也顺带谈一些我的敏捷领导力的认证课程。这个课程是我从2010年开始就在爱立信内部研究,学习了多种领导力课程已经阅读,经过1年左右时间才正式开课的。当时我的老板,一位让我至今都感激不尽的导师。当时总有不同的部门过来找我,我一向是乐于助人的,于是,这个部门跑跑,那个部门聊聊。他问我,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到那些部门经理们自己可以学习到一定程度,慢慢可以自己来做自己组织的转型。所以,我专心下来,不停学习尝试。

 

课程一直都在持续改进,原来在爱立信内部培训内部教练,一个教练坐在我的敏捷领导力课程中6次,他的感叹是:6次,次次都有新东西。


今年7月在中国开设的敏捷领导力课程,内容大家可以在Scrum联盟ShineScrum捷行的官网上看到,这里我就不多做介绍了。由于是认证课程,有一些最基本的要求,所以涵盖内容相对也是比较广泛的,但是针对以下内容会是侧重点,这也与我们刚刚讲到的西藏之旅和敏捷蘑菇有一定相关性:

● 复杂自适应系统和如何在组织中寻找下一步的策略来催化变革、推进敏捷。

● 引领复杂自适应系统的持续改进。

● 如何在敏捷环境中决定并且创建系统改善实验。这一点在课程中除了理论讲解,还将给大家有实践的机会,主要根据大家课堂上参与的状况,可以用自己公司的实际状况或由我来给大家提供实例。

● 决策能力和组织的关系,以及决策能力的培养和最新实践。大家如果关注复杂自适应系统的话,一定会对英国一位老师熟悉,他有一个organization assesment,我做的时候经常会引荐他的东西,很多时候他评估组织时会关注组织的决策能力,所以会谈到组织决策能力和组织的关系、决策能力的培养和最新实践。

● 引导和推进敏捷转型。在这里我们会谈到一个敏捷转型的模式——“透明天花板”,公司文化和敏捷领导力的关系,因为有时企业在遇到一个透明天花板后,便无法继续上升前进。

● 敏捷转型策略的制定,你会在课堂中学习和实践关于策略的制定。有了策略之后,你会学习如何确定和迈出第一步,并且如何持续自我提高和组织改善目标。总之,学习如何改善组织,把你的组织带到更高的层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