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Agile-forum-beijing-2018
  • Agile-forum-shanghai-2018
  • Scrum@scale
  • A-csm
  • Cal1807
  • Shine-scrum-02
  • Arne-2018
  • Jim-banner
  • Cams2
  • Cal
  • Inner-training
  • 2015
  • Jens-heart-of-scrum
【全程回放】“珠峰之旅”引发的敏捷转型讨论

5月31日ShineScrum捷行邀请了Evelyn Tian为大家在线分享了她在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分享话题:“敏捷转型VS西藏珠峰之旅”,也带来她命名的转型中常见的“敏捷蘑菇”问题的解析!以下是此次在线分享活动Evelyn老师的分享内容。

上 篇

大家好,我是Evelyn Tian, 很高兴有机会和大家分享关于敏捷转型的话题。很感谢新老朋友在晚上休息时间来听我的分享。

 

首先,我先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。我在2009年很幸运地被选中为爱立信内部教练的培训学员,有机会接受9个世界顶级教练,培训16个学员的机会。从组织转型,高管教练,到ScrumMaster,Product Owner教练,到团队教练以及技术实践,半年中,从学习怎么做敏捷Scrum培训,到怎么做教练,一步步,成为全职敏捷教练。

 

那个时候帮助一个2200人的组织转型,之后开始支持其他部门转型。 在2012年负责支持爱立信东北亚精益敏捷转型支持工作,同时升职为爱立信东北亚研发中心管理层成员,在2013年任职为爱立信亚太区首席教练,在2015年为爱立信全球首席教练,同时是爱立信全球变革支持中心总监,支持帮助爱立信分布于184个国家的10多万员工和多个部门的精益,敏捷转型的工作。

 

2017年初,由于个人的原因,我搬家去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,那个时候已经在爱立信做了超过20年,每次学术会自我介绍,别人一听20多年,都吓一跳,其实在爱立信从产品经理,项目经理,系统设计师,软件开发,集成测试,到客户支持,一直到做全职教练,一直都有不同经历和无限的学习成长机会,非常精彩。

 

但是,还是太久了。于是想到了打开一个人生的全新一页。我辞去了爱立信的职位,在瑞典创建了Evelyn Konsult AB,这一年多,服务到多家跨国公司: 豪华车公司和他们的创新中心,保险公司,北欧银行业,服务包括企业级评估,和转型计划,及企业级教练。接触到不同的行业,和不同企业的文化和国家文化的交集:德国,瑞典,丹麦,挪威,瑞士,法国,也包括阿联酋。

 

4、5年前,和另外2个朋友去西藏爬珠峰。那个时候,在旅途中,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故事,和各种不同的经历,就不停的考虑过爬珠峰和敏捷转型的相似之处。借着这个学术会的计划,终于把思绪捋清楚了,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升级版。

咱们先聊聊去西藏的高原反应

高原反应,是人体进入海拔2400米以上高原,经历低压低氧环境后所产生的各种不适。常见的症状有头痛(位置都会不同,前额,后脑勺,侧面,等等,失眠,食欲减退,疲倦,恶心和呕吐,呼吸困难,面部水肿等。有的人在1500米左右就开始有反应,有的要延迟些。

 

一般来说,女性低于男性;而对于男生来说,高原反应的发生率与男性的体重指数呈正相关,与女性的体重指数无关。同时,一般来说呢,肥胖些的男生易感性会稍微大些。总体来说,每个人发生反应的高度不同,反应也不同,稍微恢复后,下次反应的时间和症状也是不可预计的。

 

做准备肯定是需要的。我们做了比较充分地准备,3个人分别做研究,开会(真的很正式的开会,其中一位是当时宜家的中国区瑞典老大,另外一位是负责外包等项目经理。我们每个人拿着自己研究后的要点,每个人分析,之后做出集体决定)。每个人最后都有自己个人的行动要点,和为团队集体所贡献的工作。例如,我和宜家的同学,个人任务是减少游泳和跑步。宜家的同学,当时每天早上6-7点是他游泳时间。我也是一周去5次健身房的节奏。我为团队贡献的工作是负责购买高原安和红景天等,提高缺氧耐受力。每个人要准备薄衣服,厚衣服,长裤等等从服装上的准备。


一般来说要慢慢提高海拔高度,一旦发生反应,要休息或者吃药。也可以吸氧,也叫氧疗。如果上升太快,休息和吃药可能都不行,就要降低海拔高度,一般至少要300米以下,会有些缓解。也会有段时间,什么感觉都没有,那你就可以开开心心地欣赏风景,摄影,满足你去西藏爬珠峰的乐趣(当然,这要看你去爬珠峰的目的是啥)。当然,有些人会感觉到总有些不安的感觉,不知道什么时候,不知道哪种高原反应又会来找你。同时,也有人决定在拉萨(海拔大概3656米),就停滞不前了,在拉萨呆上几天,就回去了。

 

由于时间的关系,我就不再多说关于高原反应的信息,我们把这些以上内容带到敏捷转型里面:


第一点:

敏捷的确很好,可以在很多地方帮助到大家。现在国内外的大学都有开始敏捷Scrum方面的课程,我在国内的时候到清华讲过大三的软件工程中的敏捷Scrum部分,在欧洲的大学MBA课程中讲授敏捷产品开发课程。也有很多高中,包括英国的小学都在开始介绍敏捷,芬兰幼儿园的老师在尝试pair working (pair programming的实践运用版本)。

 

无论多好,敏捷转型还是要有准备的。每个人都去西藏珠峰,有的是为了风景,有的是为了这样的经历,有的是体验那样的生活。总之,每个人去的目的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差异。

 

所以在公司转型的时候,要思考清楚为什么,并且做准备。和去西藏珠峰的目的是什么类似,也和大家去健身房类似:每个人去健身房的目的不同,有人去减脂肪,有人是增加肌肉,有人是增强心脏功能,有人是保持现状,总之,各有各自的目的。敏捷转型也是一样。没有公司因为你们开发产品的时候是用敏捷Scrum开发的,多付款给你们,他们需要是更好的产品。

 

有的公司已经敏捷转型多年,这个多年可以是2年,我也见过10多年的,可惜很多公司都没有在业务层面有成效。

 

要思考的问题是:就像刚才说到的,客户不会因为我们开发产品用SCRUM多付钱给我们的。那咱们为什么要敏捷转型?我们想提高的地方是什么?我们什么地方有需要解决的问题?我们想看到的业务敏捷力是什么样的?我们的转型策略是什么?需要准备的地方是什么?刚才我提到的几样准备,红景天,厚衣服等等,每样都可以和敏捷转型中的准备可以对应过来的。

 

例如,如果你做软件开发,没有持续集成,那就和去西藏没有带足够的厚衣服一样-在西藏你会冷得难过,在敏捷转型的时候,你会很痛苦很难过。但是,如果只带了厚衣服,只做了持续集成,加上团队开始用Scrum,没有其他的策略,还是让你的持续集成没有发挥到作用。

 

所以总结一下,敏捷转型之前,要做准备的,要考虑转型目的,转型策略等等。


第二点:

每个人的体质不同,反应不同,应对措施也不同。

 

无论怎么做去西藏珠峰的准备,每个人都会不可避免的有高原反应。每个人体质不同的,反应也不同。例如,宜家的同学,在拉萨火车站,刚刚出来,我去办外国人入藏手续的时候,就倒在火车站前的草地上,起不来了。这是我们做了充分准备,预料不及的状况。

 

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公司,公司文化不同,结构不同,产品不同,产品结构不同,等等。就算是国内的两家银行的类似产品部门转型,还是不能去拷贝另外一家的转型。

 

别的公司怎么做敏捷转型,他们的经验,成绩,弯路,需要学习,但是不能套用。

 

例如,大家都知道的Spotify,瑞典的音乐streaming的公司,的确有很多可以学习借鉴的地方,从产品模块化,到他们对community of practice (COP)的运用等等,都是可以学习的地方。现在有公司把Spotify当作转型模型来用,没有考虑自己的产品结构,自己的文化,等等因素。并且,大家有看到Spotify另类的上市模型,更加觉得这样的转型是值得学习的,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,一个公司是要有业务策略的,这是Spotify一个很受争议的地方。Spotify公司的首席教练和爱立信原来一直有互动活动,其实她2年多前就离开了,同时,其他的实干型的教练也离开了,只有一些理论型的教练在那里。


总结一下:每个公司都不同,每个公司的不同部门也不同,每个部门都需要考虑自己转型的策略,并且,在转型中不停的调整,不能套用模版。


第三点:

爬得太快,就会有极其剧烈的高原反应。所以,爬的时候,速度要合适。这样,通过休息和吃药,可以慢慢调节恢复。太快了,这些调节恢复可能就不受用,唯一可以缓解状况的就是下降300米。

 

公司转型的时候要考虑转型速度,速度合适,可以慢慢进步,速度太快,可能会停滞不前,或者后退。

 

欲速不达,这就是一个非常恰当的总结。组织是一个复杂自适应的系统,太快了,自适应系统会出现问题。这个时候,对变革本来就持有怀疑的人就会跳出来,这个时候,你有更加理解: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的老话。

 

所以,敏捷转型,考虑策略的时候,要考虑转型速度等因素。


第四点:

一种缓解高原反应的办法叫做吸氧,也叫氧疗。暂时,你会觉得很舒服,舒服得让你离不开。长时间吸氧,会产生依赖性,最终不得前行。

 

这和转型中的变通方案很类似。

 

在敏捷转型中,会暴露出很多问题,也经常会遇到一些不知怎么解决的问题。很多时候,会找到变通方案。用的时间长了,不再记得是变通方案,产生了依赖性,大家都习惯了变通方案。

 

大家大部分都在工作中运用Scrum,如果不同公司的朋友,或者同一个公司不同部门的朋友,有机会,在一起谈谈自己工作中的Scrum框架是怎样的,你就会发现,大家熟知的Scrum框架,在大家眼中是不一样的。这个是我经常说的,de facto Scrum, de facto的意思是,实际上的,无论是否正确。

 

例如,在高阶CSM课程中(A-CSM),我会让大家自我介绍,并且相互讲述Scrum框架。这个时候,大家就会发现,每个人所说的Scrum都是不一样的。最开始上CSM课的时候,学习的是一样的。但是,在公司内部环境及文化等影响下,Scrum就变型了,变得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的Scrum已经不在是你学习到的Scrum。

 

Scrum框架是非常轻但是强有力的一个框架,不要自己再去找变通方案,不要自己去创建你们自己的de facto Scrum。不然,你自己的“Scrum”框架就没有那么有用处,也不会让你受益那么多。


第五点:

大部分人都是长途奔波,来到拉萨。但是,很遗憾的是,有人却发现自己承受不了高原反应。就像开始的时候说的一样,高原反应一般来说对某种体质的人,可能症状会早出现,会严重。有些人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,就停留在拉萨。

 

拿敏捷转型来说,公司文化,公司规模,公司架构等等都会对让你预感到敏捷转型会遇到的问题和痛楚。但是,有些公司或者部门,由于对高原反应的恐惧,或者对敏捷理解的错误,以为这就已经敏捷了,于是,几年前的快照和现在的快照,没有什么区别。去年,一个已经转型11年的外资银行找到我,我去到他们总部部门做assessment,那个时候我发现,他们在拉萨已经呆了多年。有些人知道可以改进,但是恐惧下一步的影响;有些人以为敏捷就这样了。花了那么多精力时间,真的很可惜。

 

在去西藏的人群中,好多停留在拉萨的是中年男人,这个可以和具有某些特性的公司相比较的。时间关系,我们就不一一比较,以后有机会,慢慢在分享。


未完,精彩继续

篇:敏捷“蘑菇”引发的敏捷领导力讨论